2022-08-09 | 作者:環境資訊中心/綜合外電 姜唯 編譯、許祖菱 審校

淨化空氣賠了海洋 船隻加裝脫硫器每年百億噸廢水入海

為符合法規標準,減少燃油燃燒產生的硫進入大氣,許多船舶裝有脫硫器。淨化了空氣,卻污染了海洋。據估計,每年有近100億噸的脫硫廢水流入海洋,不僅酸度過高,還含重金屬、多環芳香烴等有害物質。

今年6月,聯合國監督機構國際海事組織(IMO)終於加嚴脫硫器排放標準。但專家學者認為,IMO允許使用脫硫器當替代方案就是錯誤,讓船舶走漏洞,繼續使用較骯髒的燃料。
(根據國際海事組織的新法規,從2020年1月1日起,船舶僅能使用硫含量極低的燃油。/圖片來源:Pedro Szekely [CC BY-SA 2.0] )

脫硫器高污但很便宜  船舶逃避使用高成本的低硫油

2020年1月,IMO宣布船舶燃油硫含量標準從3.5%下調至0.5%,要求船隊改用低硫燃料。但因IMO也允許替代措施,加上安裝脫硫器非常便宜,反帶動船舶安裝脫硫器的浪潮。

英國《衛報》報導, 脫硫器高污染但很便宜。購買和安裝脫硫器的成本為150萬至500萬英鎊(約新台幣5400萬~1.8億元),較乾淨的燃油則每噸要花250至400英鎊(約新台幣9千~1.4萬元),脫硫器的成本在一年內就回本。截至2020年,全球有超過4,300艘船舶安裝,遠超過2018年的732艘。

「這個漏洞讓工業界繼續燃燒最便宜、最骯髒的燃料。」由歐洲環境組織所組成的海洋風險(Seas at Risk)的吉列姆(Lucy Gilliam)說。

據國際乾淨運輸委員會(International Council on Clean Transportation, ICCT)的全球船舶廢棄物報告,每年約有100億噸的脫硫器廢水排入海中。

重金屬進入食物鏈 化學成分影響鯨豚

脫硫器位於船舶的煙囪或排氣管中,使用海水去「洗滌」引擎廢氣中的二氧化硫污染物。北極海洋研究員里曼斯(Eelco Leemans)解釋,多數船舶使用開式系統,不會先洗滌廢水,等抵港後才倒入專用處理設施,而是直接將廢水倒入大海,廢水的酸度比海水高出十萬倍。

脫硫廢水不僅酸度高,還含有會在海洋食物鏈中累積的重金屬。瑞典環境研究所(Swedish Environmental Research Institute)發現,北海船舶的脫硫廢水對浮游動物有「嚴重毒性作用」,而浮游動物是鱈魚、鯡魚及其他物種的食物。比利時一項研究也發現,脫硫廢水含有高濃度鎳、銅和鉻等金屬,有害海洋生態系統。

專家們最在意的是多環芳香烴(PAHs)它與海洋哺乳動物的幾種癌症和生殖功能障礙有關,包括北太平洋的南方定居型虎鯨(southern resident orca)和白鯨(Beluga Whale )。

里斯曼說,許多排放物都有毒,這些糟糕的化學物質混合產生雞尾酒效應,讓問題更嚴重。

航線沿線污染重災區   

據ICCT稱,約80%的脫硫器廢水排放在離岸200海里內。排放熱點在主要航線沿線,包括波羅的海、北海、馬六甲海峽和加勒比海。

脫硫器廢水排放量以美國最高,英國次之,主要來自其14個海外領土,特別是開曼群島。郵輪很早就加入安裝脫硫器行列,僅占脫硫器船舶的4%,廢水排放量卻高達15%。從加拿大太平洋沿岸到阿拉斯加的郵輪航線最易受到污染。

根據倡議組織Stand.earth和西海岸環境法組織(West Coast Environmental Law)的報告,從美國西北出發到阿拉斯加,沿加拿大海岸返回的一週行程,估計可產生2億升的有毒廢水。

曾任海洋工程師的拉德 (Alan Ladd)認為,解決之道就是禁用脫硫器。有些國家限制或禁止在其水域使用開式脫硫器。全球脫硫廢水污染第四嚴重的港口溫哥華也在今年3月加入限制行列。


(郵輪旅遊很受歡迎,然而郵輪航行也會排放脫硫廢水。/圖片來源:Tama66/Pixnio [CC0] )

IMO補漏洞 專家批:使用乾淨燃料才治本

2021年,IMO修正脫硫器使用準則,對排放酸度、多環芳香烴和硝酸鹽設下加嚴限制。今年6月,IMO海洋環境保護委員會已批准脫硫器的附加準則,但還要等聯合國成員國的法規生效。

無論採取何種更嚴格的措施,專家都認為,允許使用脫硫器本身就是錯誤。「這是個天大的錯誤」,吉列姆說,「我們原本可以改用較乾淨的燃料來解決硫污染,結果我們只是將問題從一個地方轉移到另一個地方。這真的很令人沮喪。」

 

 

資料來源:環境資訊中心
圖片來源:Pixabay


延伸閱讀
美研究警告不減碳 2100 年 82% 海洋表面變酸變暖 嚴重影響漁業與食物安全
美國是海洋塑膠垃圾頭號問題來源 科學家籲制定國家級監測計畫

GRI Tool
GRI Certified Software & Tools Program